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绝品 【桃源】最后的母爱(小说)

作者残雪吟香  阅读:1847  发表时间2017-08-30 16:47:53
楔子
   “喂,你好,请问是花先生吗?”
   “哪位?”
   “我是黑子介绍过来的。”
   “何事?”
   “花哥是我,黑子,他们是来看货的。”
   “验过了?”
   “放心吧花哥,不是警察的人,都是普通老百姓。”
   “好,资料发来,老规矩。”
   “好嘞。”
   “二位请耐心等待,等花哥地址发来后我带你们去见他。”
   “好的好的,谢谢这位黑子兄弟。”
   傍晚时分,天空呈现鲜艳的橘黄色,J城的夏天被雨后清新的空气笼罩。街道上行人来来往往,热闹非凡,没人会在意两男一女异常加快的脚步,更不会有人注意他们拐进了一条破旧的小巷。
   “我说这位黑子兄弟啊,花先生什么时候能来呢?我们已经等了快半个小时了。”同行中的女人说道。黑子打量着她,三十岁左右,得体端庄的黑白格连衣裙,配上优雅的发髻和精致的妆容,还有身上佩戴的首饰,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太太。
   黑子一身黑衣,脚上踩着一双拖鞋,皮肤黝黑粗糙,别看他膀大腰圆一脸憨相,其实精着呢。此刻他嘴里正叼着烟吞云吐雾。
   “太太别着急,花哥一定会到的,做我们这行讲的就是诚信,放心吧,再等等。”
   “是啊秀丽,别太着急了,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不差等这一会儿。”站在李秀丽旁边的丈夫吴文山说道。
   黑子继续打量,一身正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脚上的皮鞋擦得锃亮,手里还夹着公文包,手腕上的手表看起来不起眼,其实价值不菲。
   恩,确实是有钱人家。
   李秀丽仿佛被踩到痛脚,放高声调:“好你个吴文山,是不是嫌我不能生孩子想要和我离婚?”
   吴文山不怒反笑,轻轻地将妻子拥在怀里:“怎么会呢,只是不想让你这么焦急,毕竟我们是来买孩子,不要声张,被发现可就不好了。”
   黑子抽完烟,用脚碾了碾,深呼吸一口气:“是啊太太,被发现了可是大事,最近警察抓得紧,你应该不想进去蹲几天吧?”
   李秀丽像是被吓到,头摇成了拨浪鼓:“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再等等吧。”
   于是三人就在小巷里继续等。又过去十几分钟,出现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年轻男子,他一出现黑子就迎了上去。
   三分钟后,黑子朝着吴文山夫妻两说:“这是小鱼,先生太太跟着他走就好。”
   四人走出那条小巷后走进一个别墅群,之后一直带着他们左绕右绕宛如迷宫一般,当几人停下时,李秀丽的脚特别疼。
   此刻几人正停在一间屋子前,只见黑子轻重不一,间隔不一敲几次门后,里面的门才打开。
   李秀丽看了看丈夫然后又看看小鱼,此刻小鱼依旧戴着鸭舌帽,看不清他的脸,只能听见他的声音低沉而有磁性:“这是摩斯密码,二位不必紧张。”
   吴文山左右看了看,然后搂着妻子开口:“果然与众不同,找你们办事肯定不会出差错。”
   “过奖了先生,进去吧。”
   进门后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客厅被改成一个大型游泳池,水清澈见底,而此刻,一位男子光着上身背对着他们靠在泳池中。
   吴文山和李秀丽站在门口不知所措,黑子去厨房冲了两杯咖啡,而小鱼则领他们走进了一间房。
   他们坐立不安,如此压抑气氛让他们浑身不自在,正准备开口便听到推门声传来。
   先前泳池中的男子此刻穿着衬衣西裤,头发湿漉漉的搭在额边,手上正拿着一杯红酒,轻轻地摇晃着。
   “二位久等了,花某先自罚一杯。”说完饮尽杯中红酒。
   吴文山和李秀丽对视几秒,接着开门见山:“花先生,是这样的,我们的情况相信您也已经了解,您看……”
   男子放下手中高脚杯,笑着起身后在房里踱步然后走到窗边,此时夜色已深,霓虹闪烁。
   “二位不必着急,货自然会给你们验,但在这之前我想我们还是应该先聊聊,才能对彼此更熟悉。”
  
   壹
   “妈妈,你在哪里?妈妈……”
   J城的街头无比热闹,新的一天,人们已经开始忙碌。而此时,街头热闹的菜市区却有一个小男孩正哭得伤心。
   他穿着简单的白衣黑裤,脚穿一双棕色小凉鞋,手里还拿着个炫彩溜溜球,皮肤很白,婴儿肥还没退去,一双眼睛黑漆漆的,特别可爱。
   “妈妈,你在哪里呀?小杰好害怕,你不要小杰了么?”
   偌大街头车水马龙,无人在意这小小插曲,人们都在忙着挑选新鲜蔬菜,都在忙着收钱找钱。
   不远处货摊店里两双眼睛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小男孩。
   突然来了个男人,“小朋友,是在找妈妈么?”他黑衣黑裤,脚上踩着一双皮鞋,五官被墨镜遮住,看不清表情。
   小杰停止哭泣,并不理睬来人,只是左顾右盼张望,希望能在下一秒看到妈妈。
   来人见状直接摘下墨镜,是一张干净有些帅气的脸,他在小杰面前蹲下身:“小朋友,叔叔不是坏人,是你妈妈让我来接你,她给你买了很多好吃的,一时拿不过来,现在我们一起去找她好不好?”
   小杰直接不客气的回答:“叔叔你知道我妈妈叫什么名字吗?”
   来人不回答直接笑着摸摸小杰的脑袋:“你是不相信叔叔么?你看,叔叔像是坏人么?”
   小杰擦擦眼泪,歪着头打量着眼前的叔叔:“你和我爸爸一样喜欢穿很酷,而且叔叔你和我爸爸一样很帅。”
   “是不是呀小朋友,叔叔不是坏人吧?”
   “可你不知道我叫什么呀,妈妈说过了不能和陌生人走。”
   来人从口袋里拿出汽车玩具,当场表演给小杰看,小杰看着眼花缭乱的手法惊叹不已,“叔叔你好厉害啊,可不可以教教我?”
   “你叫小杰对不对?”来人突然开口。
   “叔叔你怎么知道?”小杰很惊讶。
   来人摸摸小杰的脑袋:“刚才叔叔已经说过了呀,你妈妈让我来接小杰的呀。”
   小杰低声嘟囔着:“可是叔叔你不知道我妈妈叫什么啊,万一你是坏人怎么办?”
   来人大声笑出来:“小杰真聪明,看来妈妈教得很好,但是呢你妈妈是我的嫂子,我是不能直接叫你妈妈的名字的,就像是你妈妈的儿子,不能直接叫你妈妈的名字一样你知道了么?”
   小杰像是在思考这个问题,半天才反应过来:“对,叔叔说得对,看来你真的是妈妈的朋友。”
   “走吧,带你去找妈妈。”
   “好的,叔叔。”
   小杰和男子走了很久,却并没看到妈妈,于是拉拉牵着自己的男子:“叔叔,我们要去哪里啊,怎么还没有看到妈妈?”
   男子将手中汽车放在小杰手里:“妈妈去的地方比较远,你先去叔叔家,妈妈等一会会来接你的。”
   “好吧,叔叔我走不动了,你可以背我么?”
   男子蹲下身让小杰趴在上面,“叔叔你真好。”
   男子笑而不语,背着小杰往远处走去。
   终于停了下来,小杰都快要入睡,此时已到中午。男子叫醒他,两人吃过可口饭菜后,他开口道:“小杰,你先午睡,等妈妈来了,我叫醒你。”
   小杰乖乖的点点头,打着哈欠继续往嘴里塞饭。
   还没吃完小杰就感到困意阵阵袭来,最终还是经不住,直接趴在桌上进入梦乡。男子试探着推推小杰并没反应,于是他掏出手机并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新卡拨着号码。
   那边很快被接起:“哪位?”
   男子压低声音:“是我,麻雀。”
   那边声音骤然放松警惕:“麻雀,你又得手了?”
   “是的黑子哥,最近运气不错,今天碰到个特别好的货,长得俊,也很聪明。”此时他脸上的笑意不再是温暖,取而代之的是阴险、狡黠、透着欲望的眼神。
   “好小子,你来时间不久,倒是次次运气这么好,再这样下去,花哥肯定要提拔你,到时可就没我黑子一席之地了。”
   “瞧你说的黑子哥,不论怎样我既没你呆的时间久,也没见过花哥,怎能比得上一直是花哥身边红人的黑子哥呢。”
   “好了,不多说了,下午老样子,将人带过来,验过才能交给花哥。”
   “好的黑子哥。”
   挂完电话后,麻雀径直走到小杰身边,拍拍他的脸,小杰并无反应,于是抱他下楼,因为自己住的这房子很偏僻,再加上又是独栋,所以根本不必担心会有人发现。
   将小杰放上车后便驱车离开,麻雀打过电话和黑子确定接应点。
   挂掉电话,麻雀开着车陷入沉思。想起了过往,自己本是个孤儿,幸得奶奶收养,可惜前几年她已经去世,自己并无一技之长,却空有一副人畜无害的皮囊,机缘巧合遇见黑子,便开始现在拐卖人口的工作,好在自己嘴皮子耍的很溜,虽才入行半年,但已比其他入行更久的人要幸运的多,自己现在已是黑子身边红人,而黑子深得花哥信任,如此一来,自己晋升自然快于旁人,赚到的钱则不言而喻。
   这世界,多攥点钱在手上才是王道。
   或许是又想起年少时被人咒骂被人看不起的情景,麻雀抓住方向盘的手指关节泛白。
   我一定会活得比别人好!定不要让人看不起!
   到达接应点,麻雀抱着小杰兴奋地告诉黑子:“黑子哥你看,这娃多俊,而且很聪明,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黑子到底是老江湖,看过比小杰好的货不知有多少,但眼下那对夫妇看起来很有钱,要是将小杰卖给他们,肯定能赚不少钱。
   “货是不错,交给我吧,等我拿给花哥验过,再听老板指示就好。”
   “好的,辛苦黑子哥,这烟挺好抽,黑子哥你试试。”麻雀掏出一包未拆封的烟放进黑子口袋里。
   黑子笑呵呵地点头:“小伙子不错,要是我有闺女,定招你为女婿。”
   “哪里哪里,黑子哥你过奖,那我岂不是高攀。”
   虽然麻雀在黑子跟前是红人,但黑子这人用人十分谨慎,麻雀才来半年,并未取得他十分信任,只是相较他人,唯独他懂事的多,也很好控制。
  
   贰
   黑子将小杰抱到自己车上并四下查看确定没人后才扬长而去,而麻雀则是按规矩,早就离开。
   车停在一座荒废很久的烂尾楼处,黑子将车藏在一人多高的草丛里,然后抱着小杰走进去。
   走进烂尾楼的第三层,里面有间屋子,按照规矩,敲击摩斯密码后防弹门从里面打开,开门的是小鱼。
   将孩子抱进屋,小鱼依旧是戴着鸭舌帽,他警惕地左右看了看才关上门。
   屋里坐着花哥,此时他正在练书法,小鱼则站在一边,黑子进去后先将小杰放在沙发上,然后坐在一边静静地等。
   黑子知道,花哥做任何事都不喜欢被打扰。
   好一会儿,花哥才放下毛笔,活动活动手腕后接过小鱼递来的红酒,慢慢品起来。
   “花哥,人带来了,已经检查过了,没有问题。”黑子起身恭敬地说。
   花哥放下酒杯走到小杰身边,伸出纤细手指摸了摸小杰的脸。
   “这小家伙睫毛真长,谁带来的?”
   “麻雀。”黑子表情很奇怪。
   花哥略带笑意的回头直勾勾盯着黑子站起身,“这个麻雀身手倒是不错。”
   “花哥,他只是运气不错而已。”
   “哈哈!”花哥看着黑子略带扭曲的脸笑道,“黑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给我记住!如果你要坏我的事,我一定要你命!”
   纵然是老江湖,黑子还是有些发抖,“花哥我知错了,下次不敢了。”
   “好了,带进去验货。”花哥直接吩咐小鱼。
   “是。”
   “每个地方都给我检查仔细,确保没有任何可疑之处。”
   “小鱼明白。”
   黑子在回去的路上,有些后怕,好险,刚才差点就被处决。看来以后对麻雀的事反应还是不能太激烈。
   麻雀,我要让你知道,我黑子的地位不是你轻易就能取代的。
   傍晚时分,正在看书的吴文山手机响了。
   “吴先生,老地方见。”
   吴文山赶紧拍拍身边绣花的妻子,两人一阵对视,点点头。
   “要去看人了是吗?”
   “是的。”
   挂完电话夫妻二人开车出门。还是上次的小巷,两人看到的依旧是黑子。他将夫妻二人眼睛蒙上,接着带他们上车。
   李秀丽在车上想摘下眼睛上的布,她紧紧握着丈夫的手,很是紧张,黑子制止:“太太,这是我们的规矩,请你谅解。”
   吴文山抓着妻子的手点点头,才想起她和自己一样双眼被蒙住,于是伸出另一只手拍拍她的手背,以此来安抚,李秀丽这才安静下来。
   大约行驶半小时,夫妻两下车后被带到之前的烂尾楼中,当眼前的布被摘下时,他们打量着眼前的办公室。
   装潢简单,但物品一应俱全,面积很大,空调温度适宜,此时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花哥正坐在靠椅上微笑的看着他们。
   吴文山走上前打招呼:“花先生,今天来验货的是吗?”
   花哥手一挥,小鱼端来三杯红酒,花哥先拿一杯后示意小鱼端给夫妻二人。
   三人一同喝下红酒后,小鱼带着孩子走进来。
   一共有三个孩子,脸上都很干净,只是衣服有点脏乱,三个孩子身高都差不多,长相各异,只有小杰比较白净,剩下两个孩子又瘦又黑。
   看货的结果不言而喻,他们肯定会选小杰。
   孩子们特别害怕,一直往沙发后面躲,小鱼任由他们,只站在门边防止他们逃跑。
   吴文山和李秀丽只要上前一步三个孩子就往后退一步,在角落里瑟缩成一团,不让他们靠近。
共8507字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者按】一篇构思精巧、情节扣人心弦、主题发人深省的小说。故事讲述了女主一家,与一个拐卖组织斗智斗勇的故事。这段惊心动魄的经历,源于刻骨的悲伤和伟大的母爱。女主那个被拐的孩子小睿,是她心中永远的痛。现实中这样的事时有发生,而孩子丢了能再找回来的少之又少,整个家庭从孩子丢的那一刻起,便永远陷入痛苦的深渊。小说源于生活,更高于生活,女主化悲愤为力量,做出惊人决定,将最后的母爱转为人间大爱。她的坚强勇敢和大无畏精神令人钦佩!小说另一个人物——拐卖组织花哥,这个冷漠无情的反派,却让人怎么也恨不起来。当他还是小七的时候,他亦天真可爱,然,命运给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他被母亲卖给了人贩子,从此在黑暗势力下艰难度日,为了生存,为了自由,他付出了太多。他身不由己地做着那些伤天害理的事,其内心的痛苦和挣扎不言而喻。当生命终结的那一刻,他终于得到了自由,永恒的自由。花哥的悲剧源于无知且狠心的母亲,现实中也不乏这类没有责任感的父母,生而不养枉为人!小说人物众多,却个个鲜活立体,有血有肉,刻画非常成功。秀丽的外柔内刚、花哥冷情背后的痛苦和悲伤、小杰的聪慧、黑子的狡黠、麻雀的伪善等等,都表现得非常好!精彩的故事、深刻的主题,既揭露了社会上拐卖儿童的问题,又赞扬了母爱的伟大。人性的善与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正反人物的不同结局更是一种劝慰和警示!非常好的作品,倾情推荐!【编辑:花落雨纷纷】【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090115】【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170913第904号】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花落雨纷纷  2017-08-30 16:53:03
精彩感人的小说,以当下存在的拐卖儿童问题为背景,巧妙设计整个故事。作者逻辑思维强,善于埋设置悬念,吸引读者。很棒,吟香辛苦啦!
回复1楼 文友::残雪吟香  2017-09-01 09:16:23
姐姐辛苦了,奉茶。
2楼 文友:沉鱼  2017-08-30 17:03:41
吟香的小说最大的亮点就是人物刻画,外貌、穿着、动作都很形象具体,非常棒。整个故事通过艺术手法的巧妙运用,十分吸引读者。主题方面更将母爱升华!很好作品,推荐!
回复2楼 文友::残雪吟香  2017-09-01 09:16:52
谢谢姐姐,共勉。
3楼 文友:茉露  2017-08-30 23:55:13
文字非常流畅,结构独特,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混合,以不同人物的视角构成整部小说!对小杰和秀丽、花哥这三位人物的塑造非常好,非常典型的人物!全文批判拐卖人口的社会现象,歌颂了小杰和秀丽他们一家人敢于对抗黑暗、舍小家为大家的正义精神!一篇令人入胜充满正能量的小说!问好吟香,桃源期待您更多的精神!
回复3楼 文友::残雪吟香  2017-09-01 09:17:31
这篇文写的时间挺长的,断断续续的改了几天。
4楼 文友:刘家小少  2017-09-01 07:49:32
题材新颖,情节紧凑,人物刻画传神。秀丽和花哥一正一反,带给人诸多思考!小说很吸引人,吟香不错!祝贺加精!
回复4楼 文友::残雪吟香  2017-09-01 09:17:49
谢谢小少,一起加油。
5楼 文友:沉鱼  2017-09-01 09:07:27
祝贺吟香斩获精品!
回复5楼 文友::残雪吟香  2017-09-01 09:18:00
谢谢姐姐。
6楼 文友:蓝羽凝  2017-09-01 15:29:00
祝贺佳作摘精,欣赏拜读了,问好念安!
7楼 文友:惠舞琴声  2017-09-04 11:36:19
祝贺加精,辛苦啦
8楼 文友:火焰孔雀  2017-09-11 19:08:32
我也简单说一下,凑个趣哈。作品凸现几个字眼:“吸引、揪心、狐疑、智擒”,选材吸引;拐卖妇女儿童这个事从媒介可以知道是范围广,每年人数不少。揪心;一个几岁的孩子贯穿文中由头至尾,狐疑;一个是孩子的心智和胆识,再就是警察是个摆设性地存在,因为事实就是这么纠结。智擒;这是母亲中的智者,虽然失子之痛是揪心地存在,可以说第二个孩子的新生,已经开始精心蓄谋。小杰是杨子荣的存在,这是一种胆识智斗。当母亲的是将险冒视为破釜沉舟,这种胜算也许是很逆天!作品精湛、扣人心弦,作者心思缜密!
回复8楼 文友::残雪吟香  2017-09-11 22:18:39
问好孔雀,这篇文章也是写了很久才写完的,之间一直被很多事耽搁了。
9楼 文友:刘家小少  2017-09-13 18:27:32
恭喜获绝!
回复9楼 文友::残雪吟香  2017-09-18 00:08:04
谢谢!共勉。
10楼 文友:千里追梦  2017-09-13 18:32:24
秤读老师精彩之作,欣赏学习了,祝贺作品晋绝!问好。
回复10楼 文友::残雪吟香  2017-09-18 00:08:26
问好朋友,共勉!
共29条上一页1/2▼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