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精品 爱哭的爷爷

作者刘友良  阅读:437  发表时间2017-09-09 21:25:44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爷爷的脸上,让我想到了夕阳下,永州大山里的梯田。
   他微眯着眼,手上有本老黄历。我轻唤一声,三秒钟后,他慢慢抬起头来,眼睛亮了,嘴巴翕动:“哦,哦,你回来了!”我把报纸放在他的面前,指了指那篇署我姓名的文章。他急忙戴上眼镜,并拖动了一下椅子,更靠近窗户。他很认真地看,似乎一个字一个字地在心里默念,十几分钟以后,有泪珠打落在报纸上,他抬起头看着我笑,并竖起了大拇指。
   桌上摆着两个小碗,分别是小半块鱼和几片红萝卜,想必是中午的剩菜。保姆拖地时摔断了腿,从此他就自己照顾自己。
   从我记事起,人们都称呼爷爷“老干部”,从他的五官可以看出,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大帅哥。爷爷说话不紧不慢,不管坐还是站,腰身挺得笔直。他最爱穿白色的衣服,冬天出门常常戴着鸭舌帽,系着方格围巾,皮鞋擦得铮亮。他靠在椅子上抽烟的姿势像极了毛主席。
   他年轻的时候做过老师,当过校长、县组织部长、宣传部长。他在任期间,主管文教,让县里的中学从两所升至为八所。可“风暴”来了,由于在国民党部队里作过一年文书,他被划为“反革命”,好在咬牙挺了过来,后调到区供销社当主任,直到退休。
   爷爷爱哭,这是奶奶在世时常说的一句话,确实如此,我想他的泪腺肯定非常发达。小时候,我常常和爷爷坐在一起看电视,有时看到一些悲惨的镜头时,他就唉声叹气,别过脸去。我就调侃他,说电视拍的都是假的呢!记得有一次,电视里播放贵州山区的一个男孩,成绩优异,可父母双亡,为了学费,跟着年迈的奶奶在山上挖草药……那天爷爷在电视机前“吧唧吧唧”地猛吸着手工卷烟,眼眶红红的。
   小叔参军后,爷爷流的泪更多了。每次收到小叔的来信,他一拿着就撕开,并读给大家听,每每读到动情处,声音就哽咽起来,需停顿一小会儿,才可继续读下去。
   爷爷退休后回家,扬起锄头过起来了农耕生活,种田种地,还承包了村里几十亩桔园。在家乡,爷爷是公认的能人,谁家要有个红白喜事,都请他主持督办。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老人去世后的开祭。爷爷先在家撰写祭文,出殡的前一晚是开祭。在灵堂中,锣鼓喧天,伴着凄凄切切的音乐,他对着话筒念祭文,如泣如诉,带着唱腔,常常念得老泪纵横,感染了所有在场的人,引起唏嘘一片。
   村里的八佬爷去世时,爷爷把我叫到跟前,拿出纸笔,教我写祭文,他说,如今的年轻人对传统文化不感兴趣,许多经典的东西就会失传。他口授,我记录,在“呜呼哀哉”声中,追忆老人的生平过往。他告诉我:“八佬爷在旧社会里吃了不少苦啊,穿着钉鞋去挑盐,一去就是一个月,半路上,将带去的半坛子豆腐乳吃完了,就拿生盐下饭,回到家时脚被磨得血肉模糊,上草药时疼得嚎嚎大叫;“过苦日子”时,八姥爷吃观音土,肚子胀得像蛤蟆,大便解不出来,要拿棍子抠……”他不停地眨巴着眼睛,“可惜啊,现在日子好过了,他没享受几年就走了。”
   前年冬天,奶奶去世了,爷爷在灵堂里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他拉着我的手,泣不成声:“她身体比……我还好……我以为……以为,我会走在……前面呢!”后来,爷爷常常站在奶奶的遗像前发呆,独自垂泪。
   说起来,爷爷也是死过好几回的人了。年轻时,骑着单车下乡指导工作,晚上从山坡上了摔下去,在床上躺了几个月;挨批时,被人反手绑着准备沉河,幸好被一个好人偷偷救了;76岁因输尿管癌做了手术,80岁癌细胞扩散至膀胱,又做了膀胱癌手术。在医院里,他脸色惨白,瘦骨嶙峋,化疗时疼得捂着肚子,剧烈恶吐,但从没哼过一声,更没流过一滴泪。凶猛的癌细胞没有把他吞噬掉,他就这样出乎意料地活着,活出了传奇,他怀揣着温暖,真实的过着每一天,如今已90高龄,身体还是硬朗。
   在爷爷九十大寿那天,众多亲友欢聚在大酒店里为他庆贺。那天,他戴着金边眼镜,穿着一套棉布民族服装,白色上衣上绣着一条黄色的龙。他被主持人请到台上,端坐在太师椅上,我们全家几十人站在台前,齐端酒杯向他敬酒,再跪下齐祝“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他激动得难以自禁,几次欲言又止,眼镜摘了又戴,戴了又摘,调皮的三岁侄儿歪着脑袋说:“咦,姥姥,姥姥,你跟炳炳一样,爱哭脸脸哟!”爷爷有点难为情:“是哟,姥姥的泪水是甜的哟!”
共1668字上一页1/1▼下一页
【编者按】爱哭的男人内向。但很重感情,感情丰富。爷爷就是一个情感丰富的人。有一次,电视里播放贵州山区的一个男孩,成绩优异,可父母双亡,为了学费,跟着年迈的奶奶在山上挖草药……那天爷爷在电视机前“吧唧吧唧”地猛吸着手工卷烟,眼眶红红的。然而,爷爷又是一个极其刚强的人,年轻时,骑着单车下乡指导工作,晚上从山坡上了摔下去,在床上躺了几个月;挨批时,被人反手绑着准备沉河,幸好被一个好人偷偷救了;76岁因输尿管癌做了手术,80岁癌细胞扩散至膀胱,又做了膀胱癌手术。在医院里,他脸色惨白,瘦骨嶙峋,化疗时疼得捂着肚子,剧烈恶吐,但从没哼过一声,更没流过一滴泪。凶猛的癌细胞没有把他吞噬掉,他就这样出乎意料地活着,活出了传奇,他怀揣着温暖,真实的过着每一天,如今已90高龄,身体还是硬朗。佳作,推荐共赏。【编辑:湖北武戈】【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091005】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7-09-09 21:32:05
爷爷爱哭是因为爷爷情感丰富,可爷爷却大病折磨中一声不吭,坚强地挺过来了。
回复1楼 文友::刘友良  2017-09-10 11:27:47
谢谢老师为我的文字加精,感动!
2楼 文友:平淡如水  2017-09-10 09:25:28
情感丰富的老爷爷,祝贺佳作获得精品。
回复2楼 文友::刘友良  2017-09-10 11:28:09
谢谢!
3楼 文友:借双慧眼看世界  2017-09-10 11:21:13
拜读老师精品佳作,问好学习:调皮的三岁侄儿歪着脑袋说:“咦,姥姥,姥姥,你跟炳炳一样,爱哭脸脸哟!”爷爷有点难为情:“是哟,姥姥的泪水是甜的哟!”
回复3楼 文友::刘友良  2017-09-10 11:28:36
谢谢!
4楼 文友:湖北武戈  2017-09-10 18:05:02
爷爷的爱哭,其实是一种情感渲泄的需要。恭喜获得精品,争取更多精彩。
共7条上一页1/1▼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