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精品 丑小鸭的梦

作者小草低语  阅读:552  发表时间2017-09-14 10:16:48
她是一个爱臭美做丑小鸭。
   在她还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梦想飞出山窝窝,希望小鸭变凤凰。
   她叫丫丫,在她上小学时,有个最要好的姑娘叫梅梅,和她同岁,她俩又是同一个班的。丫丫聪明伶俐,活泼可爱,人见人爱。梅梅也是一个很乖巧温柔腼腆聪明的女孩。她俩在学校是要好的学习伙伴,回到家中只要一有机会就往一块凑,玩各种女孩的把戏――踢毛毽子,捉迷藏,和泥,垒小房,踢石头等等。夏天放学后相伴耍水,冬天滑冰,等等。她俩又都爱唱爱跳。丫丫由于勤学好问,学习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爱好文艺,唱歌跳舞样样喜欢。梅梅学习成绩一直在班里居中等水平。梅梅就想不通,她问丫丫:“你为什么比我老是成绩好?”可丫丫笑着说:“我用心呗!”梅梅暗下决心,心想不就是用心呗,她也一定要用心学习。
   过了一段时间,班里进行期中考试,结果丫丫考了总成绩全班第一,梅梅却只比往常相比超过一点点。于是,她观察上课时丫丫是怎么听课呢。只看见丫丫坐在桌子边聚精会神呆呆地像木鸡,认真地听老师讲课。她也听,认真听,可老是听不进去,仿佛左耳朵进去右耳朵就跑出去了,跑得一点不剩,就像一阵风在耳边轻轻掠过。
   短短的小学五年结束了,她俩都去离家有七,八里地的学校上初中。丫丫与梅梅刚刚十四五岁,有一天,。她们俩个商量回去都和家长提出要给买自行车,丫丫的父亲答应了,可梅梅的父亲说太贵,暂时不考虑,这下把梅梅急坏了,红着脸,哇声开始嚎啕大哭。哭也不是哭,如果哭能哭出自行车来,那么她愿一直哭下去。在那个社会经济很不发达的年代,人们连吃饭都成问题,还有条件考虑买自行车?!真是天方夜谭。的确,自行车在好多人眼里那真是奢侈品。自行车在那个年月也真相当現在的宝马奔驰等豪华车了。
   梅梅第二天早上脸上的红肿还没有退去,丫丫一看那张脸便安慰:“别,等我的自行车爸爸买回来后我带你去上学,一块骑”话虽如此,可梅梅知道,两个人怎可能骑,一个大梁横挡面前,连小腿都跨不过去,小小年纪的丫丫怎能带动她呢?!
   时间过得真快,不到半月,丫丫果真在一个星期一的早晨,天还麻麻亮时,叩响梅梅家的门,喊梅梅。梅梅揉揉惺忪的睡眼,将门打开,哇!自行车。两人欣喜若狂地拥抱一起,于是开始向学校的路奔去。
   纯朴善良天真可爱的丫丫骑车技术虽然很是了得,但车身过长,加上有杆大梁横着,她毕竞只有十四五岁,个子只超过大梁一点,瘦弱的她后座带着梅梅用左脚踩着左脚踏,右脚从车梁下伸过去半转车脚踏上下均匀蹬骑,连骑带推就这样坚持了一个学期,梅梅也学会了。她俩互相带骑。半年后,梅梅爸爸终于答应给她买一辆二手自行车了,这样,她俩每天结伴同行,风雨无阻,一路歌声伴行,幸福快乐地穿梭在家与学校的泥土路上。
   丫丫十分爱臭美,在她还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就嫌母亲做的布鞋不洋气,要父亲给她买洋鞋穿,因为每到寒暑假,父亲单位叔叔骑自行车就把丫丫和平日留在家中的弟弟接到父亲工作的镇上住上一个假期,她要商店货架上摆的漂亮洋鞋。她要在柜台上转上几圈挑选好看的布料,嚷着跟父亲要缝制崭新衣服。宠爱女儿的父亲一定会依着爱撒娇的女儿,满足她爱臭美的虚荣心。她不管父亲是否能承受起家庭的重负,似乎与她亳无关系。
   转眼间,短短两年初中生涯就结束了,丫丫随父亲到父亲所在的镇中学上了高中,可梅梅去了她的家乡小镇中学。
   从此,两人见面甚少,只有寒暑假相见。短短的两年高中毕业。两人双双高考名落孙山。梅梅家境贫寒,姊妹又多,在农村,如果升学无门,女孩子大了自然要找婆家。于是,说媒人踢塌门槛,她选择了县上的有工作的一个对象。
   丫丫从此走上了一条辛酸艰难的求学历程,虽然在乡上学校她是姣姣者,可在乡上中学她还是被远远甩在其后。不服输的她虽然基础差低子薄,可她勤奋好学。高考制度恢复以后几经周折,有时高考成绩英语加分,有时不加。她从理科转文科又自学英语,她恨老天跟她开玩笑,仿佛生活在戏弄她。可天生倔强的她骨子里有股打不败催不垮的精神,不向命运低头,向命运挑战,终于,感动上帝,她考取了一所院校,丑小鸭变成一只金凤凰,飞出大山,飞向遥远的理想彼岸……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丫丫与梅梅邂逅相遇在家乡小镇,那时的丫丫漂亮得如水晶娃娃,粉笔嫩的皮肤如刚剥了蛋壳的鸡蛋。一双弯弯的眉毛下闪烁着水汪汪的一对毛眼眼,泼墨般的长发系一把小刷子,笔直的身材如嫩嫩的杨柳,走起路来如风摆动,真惹人怜爱。这时的丫丫大学刚刚毕业。可站在面前的梅梅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
   梅梅惊讶地叫了声:“丫丫!”哇!“梅梅!”丫丫侧身一看,原来是自己多年牵挂思念的梅梅。两人一见热泪盈眶,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梅梅向丫丫开始诉说她的遭遇:我高中毕业后,嫁给了一个养路工人,虽说有一份工作,可他汹酒成性,只要喝了酒回来就打我。后来有两个孩子他更变本加厉,我无奈提出离婚,可他扬言,如果离了,他就灭我们全家。就这样,我只能过着不是人的生活,度日如年。我呼天不应喊地不灵啊!也许是命运,我恨自己无能,逃不出牢笼,过着生不如死的地狱生活,我根本不敢给父母诉苦,更不敢给兄妹说起,以免惹祸。
   听着梅梅的诉说,看着她泪如雨飞,丫丫竞无语凝咽。她不知从何说起,语言的力量真苍白无力,劝说显然毫无用处。
   人常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她嫁错了郎,嫁给了禽兽不如的郎。
   望着梅梅远去的背影,丫丫陷入了无限的沉思之中……
   多年以后,丫丫已经是孩子的奶奶了。再次回到家乡,听母亲说,她被丈夫折磨得没有了原来的模样,漂亮的脸已经变型,体弱多病以致失声。丫丫心如刀绞,不知从何帮起,如何拯救她于水火之中。
   一天晚上,Y丫梦见拉着梅梅的手从一个很大很大的泥潭中逃出,朝着宽广的道路前行,她们并肩骑着崭新的自行车朝前奔去,一路欢声笑语……
  
共2308字上一页1/1▼下一页
【编者按】故事感人,情感真挚,曾经天真无邪的两个小女孩,长大后各奔东西,有着不同的命运,不同的人生,令人唏嘘。欣赏佳作。【编辑:至简】【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091434】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至简  2017-09-14 10:58:27
文笔挺好,文风严谨,感谢赐稿。
2楼 文友:至简  2017-09-14 10:58:45
问好。期盼新作。
3楼 文友:寻找姚黄  2017-09-15 11:00:39
祝贺获得精品!
共3条上一页1/1▼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