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编辑推荐 【荷塘】情谜(小说)

作者童霓  阅读:355  发表时间2017-09-14 21:56:49
摘要:他把珊的骨灰做成了一枚戒指,用一根细细的红绳穿起来,戴在脖子上,他能感觉到珊的温度一点一点地透过自己的肌肤,直达心脏……
上午9点,阳光明媚,暖风和煦,他带着愉悦的心情开车去机场接女朋友珊,珊几年前去美国留学了,今天回来不知有什么大变化。一想到马上就见到她了,他的脸上就绽开了幸福的笑容。
   “喂,你用不着一直傻笑吧?”坐在副驾驶座的死党子垚开玩笑道。
   他们看到珊神情落寞地站在机场大厅内,她依旧穿着学生时代的白色衬衫,外面套着一件老绿色的羊毛背心,下身是蜜合色百褶裙加上一双卡其色的牛皮小短靴,尽显清新淡雅的学院派风格。见到来接她的他,珊的眼中飞快地掠过了一道亮光,满面春风地迎了上来。他迫不及待地拥抱了她,却感觉到她的身体微微地颤栗了一下,不自然地向后躲闪着,仿佛有点陌生感。他想,也难怪,这些年他们分隔两地,只能通过电话和社交网络联系,突然见了面未免有些紧张。
   “宝宝,你前段时间为何一直不接我电话,连Facebook都关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他望着珊深情地说道。
   “现在我不是在你面前了吗?”珊粲然一笑道。
   他们相互依偎着走出了机场,夕阳的光线照射着他们,拉出地上长长的两段影子。子垚慢慢地跟在他们的身后,尴尬得两只手都不知往哪放了。他们三个中学开始就一直同班,关系好得形影不离,后来子垚和他都喜欢上了珊,子垚对他提出的公平竞争的条件,选择退出,成全了他和珊。眼看着自己的好兄弟找到了感情的归宿,这个有些憨厚的大男生说:“只要你不嫌弃我偶尔还像以前那样跟在后面就好,我只求能静静地看着我的女神哦!”
   回到家后,他坐在沙发上出神地看着站在窗边剪指甲的女友,珊的手指微微蜷曲着握成一个拳,手心向上朝着自己,冷静而粗暴地铰着不染一点指甲油的素净的指甲。他听着“嚓嚓”的声响,想起了子垚说过:“男生剪指甲时习惯握拳,而女生则是把水葱儿似的指尖儿向上伸展开来。”呵呵什么理论啊,他默笑了一下。
   珊走过来拍了他一下道:“又在傻笑什么呢?”“我笑你变了,比以前更可爱了,你看你终于认识到裸甲的好处了,之前总是弄得五颜六色,好难看哦!”“哦,你喜欢就好!”“真乖……”他突然一把抱住了她,珊迎合着他的亲吻,却在他想解开自己衣服时突然推开了他,他没料到她的力气那么大,猝不及防地差点跌在了地上。“怎么了?”他关切地问,“哦,没事,我……只是有点紧张……”珊支吾着,他摸了摸珊的额头,“不舒服吗?”“不是,我现在不想啊!”珊拿开他的手后转身回房关上了门,留下呆在原地的他。
   在酒吧里,他察觉到了子垚总是有意无意地挑起有关珊的话题,便不悦地说:“有话你就直说吧!”“你不觉得她变了吗,连看我们的眼神都完全不同了,好像成了另外一个人!”见子垚这样说,他说:“一个人过了那么久有点变化,其实很正常的。”“可我觉得很奇怪啊,难道她在美国受了什么刺激?”“想太多了吧!”“我真的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不再说话,喝了一口啤酒,心情有点复杂。珊自从回国后性情大变,不肯跟他亲热之外,还不准他提以前的事,动不动就发火:“你好烦啊!我都回来了,还一直提那些事干什么,非得跟人讲吗?”
   他忍不住偷偷去翻珊的东西,尤其想看看同留学那段日子相关的,但珊连一张照片都没有留下,好像她根本没有经历过一样。他开始觉得疑惑,感觉现在的珊是一个谜,她隐瞒了很多事,好像一切都扑朔迷离了。珊甚至扔掉了他之前送的一些礼物,柜子里除了一些生活用品之外,只剩下一支乒乓球拍,他看见球拍手柄上自己的签名,就想起了很多美好的时光。他们从大学开始就热心于慈善事业,曾经一起资助过乒乓球训练队里面的一个孤苦的小男孩,叫阿诺,他记得珊总是温柔地鼓励阿诺:“你不要着急,练习要慢慢地来哦!”那时候他觉得珊是一个没有翅膀的天使,这支球拍是他送给阿诺的。
   “不对啊,这个怎么会在你手上?”他问道。
   “你就不许他转送给我么?他说怕丢了这么有价值的东西,叫我暂为保管啊!”
   “哦,说来我们一直都有联系,但是最近也是断了,原来他那么的有出息呢!”
   “你管他干什么,快点去上班了啦!”珊抢过他手中的球拍,顺手把一件外套给他披上了,打发他出了门。他赶到公司,才发现自己忘了带公文袋,只好又匆匆折返,刚走到自家楼道口,他听到了家里传来了子垚的声音,怎么我前脚刚走,你后脚就偷偷过来?
   珊一看见他进门就哭着扑到他怀里,说子垚对她意图不轨,子垚刚想辩解,就被愤怒的他打倒在地,“好哇,你之前一直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你不要相信她,我……”他正在气头上,子垚好容易挤出半句话又被他打了一拳,接着被推推搡搡地轰走了。
   接下来的几天,珊和他的关系融洽了许多,他却感觉不到爱情的甜蜜,平下心来想了想,他不相信自己的好朋友是那种人,但他又想不出珊有什么理由来诬陷子垚。他内心的谜团解不开,纠结万分……
   他决定去找子垚问个清楚,遂来到子垚的住处。此时那栋公寓的楼下乌泱泱地围了一大群人,他想上前却发现现场已被警方封锁了,原来这里刚刚发生了一宗凶杀案。死的人是子垚,听人说他被一把十字头螺丝刀刺中腹部,失血过多而死亡了。
   他失魂落魄地走在大街上,一方面为自己失去一段十几年的友情而伤心,后悔一时冲动为了未经证实的原因而那样打他;一方面他恐怖地想起,最近自己家里那把与凶器特征十分吻合的螺丝刀碰巧不翼而飞了,而珊支支吾吾说不出个缘由来。
   他找不到证据证明此事与珊有关,却也找不到为珊开脱的理由,只是无比怀念从前那个善良单纯的她。记得那个性格乖僻的阿诺对珊百般怠慢,珊却从来也没生过气。阿诺当时十三四岁,却营养不良像个七岁小童,面孔有点像个女孩子,因此没少受训练队小伙伴的欺负。阿诺沉默寡言,只对他一个人敞开心扉,也许是感受到他的友善,但对珊,阿诺却始终带着深深的敌意。记得有一次他带珊去探望阿诺,阿诺高兴得从椅子上弹起来朝他喊“哥哥哥哥”,可一看到他身后的珊,就立刻黑着脸坐了下去,还摔了珊带来的礼物。
   现在他逐渐怀疑珊是个表里不一的女人,会不会背地里她觉得子垚冒犯了自己而杀了对方,甚至阿诺的消失也和她有关?
   这个谜底总要揭晓的,不如就让自己来吧,他背着珊默默地搜寻有关的证据。终于有一天,后花园的一个似乎平整不久的土堆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拿着铲子去挖,挖出来一堆东西。那是一件染血的女式白衬衣,还有之前不见的那把十字型的螺丝刀,刀头浸着血。他瘫倒在地上,任凭秋风猛烈地刮着自己的脸。
   “这下你还有什么话可说?”他把那两样东西扔在了珊的脚下。
   “你都知道了?”珊反过来问他。
   “告诉我,你怎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失控地揪住自己的头发。
   “你听我说,他一直骚扰我,我没办法,一时错手才杀了他的……”珊的语气软了下来,哀求似的说:“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就当这件事并没有发生,我知道,你还是爱我的……”
   “珊,你变了,变得陌生又可怕,所以我对你的爱已经荡然无存了,不会跟这样的一个你在一起了,我们分手吧!还有,我劝你马上去自首,别等我来告发你!”他斩钉截铁地说。
   珊愣了一下,突然爆发出了一阵渗人的笑声,“哈哈,原来你的爱就这么随便,说有就有,说没有就能没有啊?”她的眼神凛凛然,快要结冰似的,完全褪去了往日温和的伪装。
   霎时间他觉得毛骨悚然,“不,你不是珊,绝对不是,你是谁?”
   “哥哥,你不记得我了么?”眼前的人又是诡异地一笑,“我是阿诺,我为了你专门做了变性手术,还整容成她的模样来找你……”
   “什么?那珊,真正的珊在哪里?”“死了。”阿诺轻描淡写地回答。
   瞬间他失去了理智,疯狂地摇晃着的阿诺肩膀,吼道:“这到底怎么回事,你说,你说啊!”
   “本来我不想说,但是你实在太绝情了,而且我……”阿诺咬牙接着说:“我喜欢你,我从十三岁起就喜欢上你了,凭什么因为我是男生,你也是,就要放弃?那次你来,我是真的高兴,没想到她又跟着来,我一看就讨厌!我故意使坏,可你看她的眼神让我很绝望,那时候我就意识到,这个女人不除,我就没有机会……”
   “你知不知道她很疼你的?”
   “我只知道我好嫉妒她,从小到大只有你真心对我好,其他人,哼!后来我被那些所谓的同学弄伤了手,无法再打球了,我就更加想要跟你在一起了,后来我怀揣着你送我的球拍去美国找她,叫她离开你,她不肯,被我用球拍砸死了。你说你一段时间联系不到她嘛,其实早就死了!”
   “不要再说了!”他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你是个变态狂!你是变性人!”“是啊,我是Transgender,跨性别者。我一出生就注定要和自己既定的性别作斗争。其实,我不过想当个女人而已,你懂吗?女生不跟我玩,男生欺负我,只有哥哥你曾给我一丝温暖,我只能用这个方法才能跟你在一起啊!”阿诺尖利的声音迸出了哭腔……
   “那子垚呢?他又怎么惹你了?”“他太多事了,他看出我不是珊,就三番四次调查我,甚至找到我整容的那间医院来要挟我!”
   他忍不住拖着阿诺的手拽紧往外走,准备亲手把他送到派出所。阿诺个子小,挣脱不得,歇斯底里地喊道:“我不懂,我为你受了那么多苦,你知道我做了多少次手术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吗?我天天把激素当饭吃,真的好痛苦啊!你为什么不能把我当成她呢?”
   “我只希望一切快点结束!”他以为可以轻松制服阿诺,但是到了马路边上时,不料阿诺突然用力甩开了他的手,他一下子被惯力甩到了马路上,眼前刚好一辆大卡车冲了过来,他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完了!“小心!”阿诺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冲了过来推开了他,自己瞬间被卡车撞出一条好几米的抛物线,奄奄一息地躺在了地上。他惊愕地看着地上的阿诺,他蹲了下来轻轻抚摸着他带血的脸。此刻,只觉得什么仇恨也没有了,要怎么去恨这样一个徘徊在感情边缘的可悲的变态人物呢?
   这时,阿诺伸手紧紧揪住了他的衣领,用尽最后的力气断断续续地说:“对不起,我……把她……埋在了……她的宿舍楼,楼下……了……”
   他找到了珊的遗骨,把珊的骨灰做成了一枚戒指,用一根细细的红绳穿起来,戴在脖子上,他能感觉到珊的温度一点一点地透过自己的肌肤,直达心脏……
共3944字上一页1/1▼下一页
【编者按】一篇富有传奇色彩的悬疑侦破情感小说。小说的主人公和子垚,女朋友珊曾是要好的同班同学,他和子垚同时喜欢上了珊,但子垚主动退出,成全了他和珊。他和珊曾经资助过一个乒乓球训练队里面的一个孤苦的小男孩,叫阿诺。阿诺在队里总是受欺负,而他的出现,让阿诺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温暖。阿诺渐渐喜欢上了他,看到他和珊一起来看望 自己时,阿诺的眼里充满了对珊的嫉恨。后来,珊去美国留学,阿诺去找她,让她离开他。珊不同意,阿诺竞然残忍地杀害了珊,把她葬于宿舍楼下。阿诺把自己整容成珊的样子回国。主人公和子垚都发现了珊的性格的变化,子垚还展开了对珊的调查,阿诺害怕事情败露,就杀害了子垚。当他想拉着阿诺去投案自首时,阿诺极力挣脱,由于惯性被冲来的一辆大卡车撞飞。他后来找到了珊的骨灰,并做成了一枚戒指,戴在自己的脖子上。故事情节离奇,语言顺畅,错位的爱情,迷失的情感,最终酿成了一场爱情的悲剧,发人深省,引人深思。值得细细品,倾力推荐共赏!【编辑:阿巧】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阿巧  2017-09-14 21:58:32
感谢老师赐稿荷塘!荷塘因您更精彩!
2楼 文友:阿巧  2017-09-14 21:59:47
小说设计巧妙,情节离奇,充满了传奇色彩,一场令人心痛的情感悲剧,耐人寻味。
3楼 文友:阿巧  2017-09-14 22:00:13
问候老师!祝愿您在荷塘创作愉快!
回复3楼 文友::童霓  2017-09-14 22:28:23
谢谢阿巧老师编辑,敬茶。
4楼 文友:红叶摇秋风  2017-09-15 11:56:00
开头如谜一样的吸引人地读下去,谜底揭晓后,却是如此的让人震惊!小说揭示了情感世界的另类,对这类人群大都采取回避态度。老师大胆构思,用惨痛的悲剧结局,对怎样正确处理这个群体提出了警示和思考。
回复4楼 文友::童霓  2017-09-15 12:20:54
谢谢红叶老师精湛的点评,遥祝秋安。
5楼 文友:草原格桑花  2017-09-15 14:44:44
小说以独特的视觉,大胆揭示另类人群的生活悲剧,以引起社会的关注。点赞!
回复5楼 文友::童霓  2017-09-15 15:45:50
感谢文友来访!
6楼 文友:天龙  2017-09-15 19:58:16
祝童霓在荷塘创编双丰收!!
回复6楼 文友::童霓  2017-09-15 20:15:55
谢谢社长一直以来的鼓励,秋祺。
共10条上一页1/1▼下一页
江山文学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
优发国际